能记起来就好了。
 
 

[刀剑乱舞][三日女审]爱相伴

整理正剧设定的时候摸了篇这个东西。

爷爷是个大醋缸注意。

※关于小狐丸为什么不来我家本丸的原因

============================================


在本丸,但凡长了眼睛的都能看出来审神者喜欢三日月宗近。对,就是男女之间的那种喜欢。

三日月本人也知道这件事,因为实在是太明显了。在他之前,本丸里还没有哪把刀从没未去过远征、到手两周就满级、满级了还在当近侍的。但是审神者从来都不说,所以大家也就不提而已。

但是最近……似乎有些不太对劲。

“今天第二部队远征去鸟羽伏见,第三部队去桶狭间,第四部队去墨俣。人员名单照昨天。”

“主殿,”三日月说道,“第四部队的鹤丸国永已经满级了,要把他替换下来吗?”

“鹤啊……这么快。”

“吓到了吗主人?”

“嗯吓到了吓到了。”审神者叹了口气,“请莺先生代替鹤的位置,还去墨俣。……请务必把小狐丸带回来。”

鹤丸朝莺丸挤了挤眼睛,莺丸露出了无奈的神色,“领命,总之尽量回应您的期待好了。”

当初江雪他们是阿津志贺山主力的时候每天得到的是“请务必把三日月宗近带回来”的指令,现在也轮到自己头上了。大包平啊,人类的女孩子到底在想什么呢……


出征部队一走,本丸又恢复了宁静。本丸里其实还有很多刀剑,但是他们都去田里马棚里干活,或者在道场练习。只要鹤丸不弄出什么惊天动地的“惊吓”,日子还是很太平的。

前线的话,有莺丸和药研带队应该没什么问题。

日头真好啊……

审神者坐在走廊的地板上抬头望着天空。换了有段时间的春景还是看不腻,樱花漫天飞舞,吹在脸上的风温柔有如恋人的爱抚。

恋人啊……她苦笑着,当审神者是为了逃婚,结果爱上了不能爱的付丧神,这算是一报还一报?她并不渴望能和三日月心意相通,即便真的互诉衷肠了也不想跨越人与神的界线。阴阳师家族出身的她对于这样的传说知道得太多太多,最后结局无一不是悲剧罢了。

等审神者的工作结束了,现世还有好一堆问题……好不想面对……


“睡着了吗?我也睡吧。”


睁开眼的时候视野里是那个看上去年轻英俊的男子的大脸。她努力稳住了情绪把尖叫憋回肚子里,心想三日月这个老头子怎么又把田里的活一扔来偷懒了。

话说这样……应该没被人看见吧?

她小心翼翼从熟睡的三日月臂弯中爬了出来,四下张望确定没人正准备悄悄溜走,想了想还是脱下自己的羽织盖在侧躺在地上的三日月身上。

着了凉就不好了。

她在心中默默为自己的机智点了个赞,却不知道是给自己挖了个坑。

“哎呀,这不是主人吗?”

拐过了一个弯,她遇到了远征回来的歌仙兼定。

“欢迎回来,正要去锻炼所……呐歌仙拜托你一件事情好吗?”

“主人请讲。”

“三日月先生睡着了一时叫不醒,能请你暂时代替他随我去锻刀吗?”

其实是不想叫醒。

“乐意至极,就让我鉴赏一下新刀吧。”歌仙答应得很爽快,“不过您不穿个外套吗?这天还不是很热。”

他解下了披风披在审神者肩上,“这样就多少可以挡些风寒。”

“真是太谢谢你了。”

想到前两天偷偷让宗三锻刀一发出了找了很久的厚君,她猜想大概同是锻刀新手的歌仙运气也会很好,而计时板上出现的4:00:00更让她坚信了这个猜想。

“哦哦真是风雅呢……这说不定会是您找了很久的小狐丸?”

“嗯嗯~”全图鉴的梦想可能就要实现,她一脸期待地往炉火里投进去一枚帮助札。一阵樱花雨,一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身影站在了面前。

“三日月宗近。锻冶中打除刃纹较多,因此被称作三日月。多多指教了。”

本丸里第二个三日月啊!

以锻刀的运气来说已经是不错了,但是……唉……

本来以为会出来小狐丸的审神者捂住了脸。虽说是喜欢的人,但是如果拥有两个也太糟糕了,而且二号机和一号机在本丸的记忆又不是共享的……不过话说回来就算共享也很糟糕吧。

……但是刀解或者链结又不舍得。

一边不知道该恭喜主人还是安慰主人的歌仙和刀匠面面相觑。歌仙最后还是挤出来一句,“如果用不着的话不如先让他变回刀的样子放在仓库里怎样?”

“也只能这样……二号先生对不起了。”

审神者捂着脸手一指,一阵烟雾散去,地上是三日月二号的本体。她找了个剑盒把剑放进去,正在这时有人跨进锻炼所的门。

“啊,三日月先生一号来了。”

“啊哈哈,刚锻出谁来了?”

谁也没有回答。而三日月宗近虽然那么问了,也不是很想知道答案的样子。他的视线在审神者和歌仙身上来回扫了一遍,最后停在了审神者紧紧抱着的剑盒上。

“看来是暂时不需要的刀啊。”

“嗯……是啊。”

其实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每天出阵和锻刀都会拿到一大堆复数的烛台切啊山伏啊狮子王啊,不都是先往仓库放的么。

而三日月也没有深究下去的意思。他走到审神者跟前,微笑着抽出剑盒,把手里的叠好的羽织递了过去。

“一直在找你呢,这是主殿的羽织吧?”

原来是来还衣服来的。她接了过来,“还麻烦你给我送来,谢谢。”

回想起醒来发现自己被他抱在怀里熟睡的情形,虽说一定是这老头子没事干的无意举动,但毕竟是自己喜欢的人,五味杂陈的感觉让她一时难以直视对方。

“那么歌仙阁下的披风可以物归原主了。”

“是啊……啊。”

她轻呼了一声,三日月伸手把她身上的披风解了下来,还给了歌仙。

“哦……不甚感激三日月先生。”

歌仙表情有些微妙地接过了自己的披风,然而很快微笑了起来,“我先回房休息了,主人要加油哦。”

加油……?

歌仙向后挥了挥手跨出门去,而三日月的手搭上了她的肩膀。

“那我们去仓库好吗,主殿?”


在去仓库的路上两人都沉默着。审神者在前面走,三日月抱着剑盒在后面跟着。就这么一直到了仓库,她取下了腰间的钥匙动手开门。仓库里前两天还和烛台切他们打扫过,说不上一尘不染还算挺干净。

“主殿,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了,能告诉我这盒子里是哪一位吗?”

她关上了门,迟疑了一下。

“是你……应该说是第二个你吧。”

“原来是这样。”

他径直走到放多余刀剑的架子边,把手里的盒子推了进去。

“不是小狐有些失落?”

“失落是肯定有的啦……但是你的话也不坏。”

“主殿,在说谎呢。”

他低下了头凑近了审神者。

“怎么会呢?”

“那……为什么逃走了?”

她看着他眼中的新月。

“难道不是你在捉弄我吗?”

“啊哈,怎么会呢。”三日月笑出了声,“衣服谢谢你了。没能及时为你披上我的外套,真是近侍失职。”

“那样的话就没意义了吧,你都睡着了。”

见事情办完她向仓库门口走去,手搭上门把的时候却被另一只手抢先上了锁。意识到三日月几乎就紧贴着自己的背的时候她不自觉抖了下肩膀。

“呐主殿,在出去之前,能确认一件事情吗?”

她觉得三日月一定是知道自己对他的情感才故意做出这样的举动。时间长了她也不是对他的性格一无所知,一向温和却偶尔会有坏心眼的行为。但是喜欢他又有什么办法,纵使心痛还得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

“主殿对小狐很执着呢。”

她只是点点头。

“听说之前对我也是这么执着的?”

“差不多吧。”

“我听说主殿喜欢我。”

她还是背对着他的姿势,低下了头,“是啊,那又怎样?……又不能交往。”

“是吗……那现在是在喜欢小狐吗?”

“还未相见,谈何喜欢?”

“歌仙阁下呢?那么自然就接受了他的衣服。”

“只是对主将的爱护不可以吗?”

“那么烛台切阁下呢?你和他在这里打扫的时候也是锁门的吧。”

“锁门是以防万一,而且一起打扫的还有药研君他们。”她扶住了额头,“真是够了啊……我喜欢你和不喜欢你,好像和你怎样都没什么关系吧。”

“主殿你这个人啊……”

叹息的声音。有手臂伸过来环住她的腰。

“……还是没明白我对你存在恋慕之心吗?”

大脑一时拒绝了思考。或者说下意识接受了这句话,又拒绝了理解其中的含义。人和神之间本不应该有恋爱感情,更不用说交往;然而她自以为坚定的决心此时却被三日月的告白动摇了。

她下定决心回过身,“不可以哦,三日月先生。”

“是嘛……”

然而转身面对他的时候她后悔了。那个总是端着茶杯哈哈笑着的老头子,此时竟然从那双新月里满溢出悲伤的神色。

“我想让主殿成为我的女人的。”

她觉得自己被俘获了。虽然三日月并没有在身体上压制她,但就这么个眼神她完全动弹不得。不听使唤的身体,还有不听使唤的感情。

“主殿,我能吻你吗?”

啊,停止吧,真的够了。

她扯断了理智的线,钩过男人的脖子就亲了上去。


【好了以下拉灯。】

【开玩笑的。】

【如果读到这里的您还未满18周岁,请直接跳过方头括号的部分】

【如果读到这里的您已经年满18周岁,又想知道拉了灯后的仓库里发生了什么,请低调地往这里走;如果需要您输入口令,请跟我大声念“无肉不欢”,英文小写四个字母,很快就能进去】




几乎本丸所有刀剑都知道了审神者和三日月宗近开始交往。

“啊啊啊为什么明明我是陪主人时间最长的啊啊啊啊主人不爱我了吗我好伤心我是不是要被抛弃了——”

反应最激烈的大概就是她的初始刀加州清光。正在马当番的时候他被路过的歌仙透露了消息;大和守安定被他死命摇晃到翻白眼,嘴里只能咬着牙蹦出来一个去死。

他们都没有发现审神者就在篱笆后面,看到了这番闹剧过后转身就跑。

“三日月宗近!”

她一把拉开男人的房门。礼数周到的她极少会连名带姓称呼别人,而三日月仍一脸微笑地看着气喘吁吁站在他房门口的炸毛女子。

“为什么……为什么大家都知道了啊?!”

“难道不行吗?告诉大家你已经是我的女人了不能对你出手。”

没辙,唯独对这个男人没辙。只要看到他那样的表情那样的目光自己就只能认输。她放松了肩膀,“……别忘了我还是审神者,在恋人之前我还是你的主人,……最讨厌把私事带到工作场合什么的。”

“对于主殿来说这是工作,可是你对我来说是全部。”

他站起来走到她面前,“我不拦你去找小狐,这是主殿的工作是吧?事到如今再反对就显得很没有气量。”

“诶?”

他搂住了她的肩膀,撩起几根她的黑发凑在唇边。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也知道你一直以来不肯对我敞开心扉的原因。往后的路会很辛苦,但是我不会退缩。果然……还是希望你只看着我啊。”

意识到他周身散发出的危险气息,她下意识推开了他后退一步,“我还有文件要处理……先回去了。”

说完就头也不回地跑了。

“可是我是近侍啊,不带我去会很辛苦吧。”

他对着已经空无一人的门口说道,然后追了出去。


18 Mar 2015
 
评论
 
热度(64)
© 时常遗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