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记起来就好了。
 
 

[刀剑乱舞][一期女审]行星与恒星

我决定捡起乙女心了,先拿小段子复健。

OOC,为了苏而苏。


============================================

行星与恒星 2015-11-29


忙里偷闲的时候,审神者会看纪录片。内容很杂,从名胜古迹到天体宇宙,什么都会看一点。起初并没有刀会留意他们的主人在看什么,谁都是有私人时间的;然而时间一长,就有刀出于好奇或是关心而进她的房间一起看,而她也从来不会拒绝他们的闯入,或者说根本就不在意吧。

“开普勒……第一定律?”

付丧神在被召唤的那一刻会随着灵力被大量灌输当今人类社会的知识,但也仅限与他们工作和日常所能接触到的方面,至于天体物理这种...

29 Nov 2015

[刀剑乱舞][俱利女审]惊梦

惊梦


只是摸鱼。

ooc,不甜,没有性描写。

作者快睡着了,原谅我没有文采。


============================================

荒野。水流湍急的声音。没有月的夜。齐腰深的野草。

自己赤裸着全身被一个人压倒在地面。看不见那人的脸,她似乎是叫着他的名字,哭喊着,求饶着。那人不语,只是狠狠地将她贯穿。她最后终于看到了他悲伤痛苦的表情,左臂上的她最喜欢的俱利伽罗龙似乎也在哭泣。

她猛地从床上坐起来,惨白的月光撒了一地。

梦……

心跳依旧很快,冷汗湿透了睡衣。她静坐了片刻定下神,思绪终于从荒诞恐怖的梦里回转过来。她突然想起了什么,手往下身...

20 Apr 2015

[刀剑乱舞][三日女审]爱相伴

整理正剧设定的时候摸了篇这个东西。

爷爷是个大醋缸注意。

※关于小狐丸为什么不来我家本丸的原因

============================================


在本丸,但凡长了眼睛的都能看出来审神者喜欢三日月宗近。对,就是男女之间的那种喜欢。

三日月本人也知道这件事,因为实在是太明显了。在他之前,本丸里还没有哪把刀从没未去过远征、到手两周就满级、满级了还在当近侍的。但是审神者从来都不说,所以大家也就不提而已。

但是最近……似乎有些不太对劲。

“今天第二部队远征去鸟羽伏见,第三部队去桶狭间,第四部队去墨俣。人员名单照昨天。”

“主殿,”三日月说道,“...

18 Mar 2015

[刀剑乱舞][宗三女审]无关风月

给宗三的满级礼。

不甜,ooc。双向单箭头。


============================================


宗三左文字路过中庭的时候,审神者正站在樱花树下。有花瓣落在她的头发上,竟一时以为她会融化进去。

但那也只是瞬间的错觉。他觉得审神者并不适合春景;就和自己一样,明明是粉色调,但总觉得自己周身的氛围和春景并不调和。不如说左文字兄弟都不适合春景吧。

正这么想着,树下的审神者回过了头,眼神和宗三撞了个满怀。

“你回来了。”她点点头。

他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在男人脸上显得过于妖艳的笑容。

“主人把笼中鸟放了出去,就不怕再也不回来了么?”他走近了她,在...

14 Mar 2015

[刀剑乱舞][三日女审]夜归

现paro,女审在辞去审神者工作后回到现世,爷爷跟来了的设定。

对话流,没有文采。并没有性描写。

※我只是想被爷爷抱着睡个好觉而已。


============================================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深夜了。家里没有亮灯,想必是睡下了吧。

困倦感从脚底袭来。她扔下包甩掉了鞋子,摇晃了几下最后倚靠在门口的鞋柜,开始思考洗了澡再睡还是先倒头睡一觉再说。

脚下却无论如何都迈不开步子。

要不换个轻松点的工作吧……她这么想着,头顶的灯突然亮起来,刺得她睁不开眼。

“三日月先生……还没睡?”

“欢迎回来,我听到了声音哦。”

名叫...

13 Mar 2015

审神者26问

从微博首页上一个太太那儿看来的。

还是请给我小狐丸。


以下开始

============================================

01、请问你的名字和本丸所在服务器。


人称皮皮。山城国


02、你从何时开始任职审神者?可否展示一下现时点你的战绩?


就任51日,41=1,出战10361


03、你选择的初始刀是谁?目前他的待遇如何?


加州清光,lv99在家闲着没事干


04、队伍中第一个满级的刀是谁?描述一下对他的感想。


太郎。美人!而且性格一本正经的好喜欢!而且cv泰勇气!【】明明长得很美,还有眼影和指甲油但一...

10 Mar 2015

[刀剣乱舞][无CP]出爷爷记

2月11日,晴。

“今天就由你来带队,一期一振君。”

“遵命。和率领弟弟们是差不多的事情。”

“嗯,不错。”审神者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目前来说最难的一个地图,虽说你之前还没去过,但以你的实力一定没有问题的。”

“不会辜负您的期望。”

“很好很好。”审神者拍拍手,翻身上马,“那么出发吧。”


对从未去过而且据说对手都很强的战场,一期一振的心里到底是有些好奇的。然而审神者一路都戴着一个叫耳机的东西基本听不到别人说什么,即便问到了也只会得到“你去了就知道”的答复。他只得环顾一起出阵的几位同伴,突然意识到他们或多或少都来过这个战场。

问的第一个是烛台切光忠。

“要问地图的话,之前太...

21 Feb 2015

写在午前阵雨

又是一年六一,我的23岁生日。

就只是想随便说点什么,没有主题思想。


上一个六一怎么过来着?向单位请了假,然后晚上回了学校。这一年里着实发生了很多事,毕业,找到工作,认识了很多人,又告别了很多人。

一些曾经一度关系很好的人们最后逐渐失联。本命桑说人际关系是有新陈代谢的,至少对于我来说,大部分的朋友最后都进入了这个轮回。

你想,大学时暗恋了两年的汉子,最后散伙饭的时候甚至还被起哄和他喝了交杯酒——我一瞬间都错觉自己还迷恋着对方。

但最后也还是断了联系。

我大概是很恋旧,不过也就在心里念念。


放下了学生身份,工作开始并不是那么顺利。但是想到我这才可以用自己赚的钱去养本命,便也...

 
01 Jun 2014

[黒バス][緑黒]花灯

不知道泥轰有没有灯会,就假装有吧。

总之背景设定比较随意,有bug也不要太在意。


说实在,绿间并不是很喜欢人多的场合。一个是自己195的身高太过显眼,总是有各种各样的目光刺过来让人感觉非常不愉快;还有就是因为自己那存在感特别低的恋人,若不好好抓在手里,一不小心就会消失在汹涌的人群中。

却还是和黑子来看了花灯。

公园里熙熙攘攘的全是情侣,不过话说回来也就是这么个看着花灯和恋人约会的古代习俗流传至今。也无非就是这样,彩色的纸蒙上竹制框架,在人们头顶上十足的五光十色。

“绿间君。”

一低头,却看到黑子仰望的眼神倒映着一整片流光溢彩的光景。

“花灯……很好看呢。”

“……是的说...

 
13 Feb 2014

[黒バス][緑黒]时雨

“黄濑你的伞也太小了……”

“小青峰你挤得太过分啦!”

前方的笨蛋二人组互相追逐着跑远了。

虽然天气预报说有雨,但没想到断断续续下了一个下午。绿间并不喜欢下雨天,觉得空气里弥漫着潮湿和烦躁。

“真是的……”他打开了伞,一边的黑子眼明手快钻了进来。

“不好意思绿间君,我也没有带伞。”

“太让我失望了,不尽人事到连天气预报都不看么。”

“早上是战争。”

绿间叹了口气,“再靠近我点。”


同路也只到两条街外的路口。黑子想着要不要拿书包挡在头上就这么跑回家,正准备告别,却没想到对方在人行灯亮起后就这么撑着伞和自己一起过了人行道。

“那个……绿间君?你家是那个方向吧?”...

 
07 Feb 2014
1 2
© 时常遗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