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记起来就好了。
 
 

[刀剑乱舞][三日女审]夜归

现paro,女审在辞去审神者工作后回到现世,爷爷跟来了的设定。

对话流,没有文采。并没有性描写。

※我只是想被爷爷抱着睡个好觉而已。


============================================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深夜了。家里没有亮灯,想必是睡下了吧。

困倦感从脚底袭来。她扔下包甩掉了鞋子,摇晃了几下最后倚靠在门口的鞋柜,开始思考洗了澡再睡还是先倒头睡一觉再说。

脚下却无论如何都迈不开步子。

要不换个轻松点的工作吧……她这么想着,头顶的灯突然亮起来,刺得她睁不开眼。

“三日月先生……还没睡?”

“欢迎回来,我听到了声音哦。”

名叫三日月宗近的男人弯下腰向她伸出了手,“工作辛苦了。还站得起来么?”

她握住他的手,却发现全身上下使不出力。随后她就被直接抱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席卷而来的安心感让她眼睛都睁不开。

唉不行……不能就这么睡着了。

她强撑着睁开了眼,碰了碰对方的手,“谢谢你,我想我还是先洗个澡再去睡。”

“撑得住?”

“嗯。”

“不会再像之前那样在浴缸里睡着?”

“……只冲个澡应该没什么问题。”

泡澡的话可说不准了。之前那次也是类似的情况,要不是三日月及时发现,恐怕自己早已经淹死在浴缸里。

“那好吧,”男人亲了亲她的嘴角放开了她,“你先去洗,我给你拿衣服。”


温水冲刷在身上很舒服,也多少带走了一些睡意。把洗发水挤在手上的时候敲门声响了起来。

“替换的衣服。我能进来吗?”

她应了一声。

“在平时的地方哦。”

“谢谢。”

她把洗发水在手上搓出了泡沫,然后揉向了头发。

“在洗头发吗?”

隔着浴帘看不到外面是什么情况,只能知道三日月还在这并不宽敞的浴室里。共同生活的时间也不算短,但被听到现场版的洗澡果然还是有些羞耻。

手里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三日月先生。”“那个。”

两人同时开了口。

“啊哈哈,你先说。什么事?”

“……三日月先生还是先回房间睡觉吧。”

“没关系哦,反正现在也不是很困。而且刚才我想说我来帮你洗头发。”

“诶?”

她只来得及疑惑了一声。浴帘唰的一下被拉开,脱得一丝不挂的三日月宗近跨了进来。惊叫被硬生生堵在了喉咙口,她的大脑立刻当了机。

“嘛,这样衣服就不会弄湿了。”他的笑容还是一如既往的爽朗,“我知道你现在的身体状况,不会对你乱来的。”

说着他搬过一个小凳子坐在她的后方,稍微隔着一段距离。

“不过放平时我也不会视而不见。”


头皮被按摩是一件很舒服的事情。三日月的手指以男人来说比较纤细,力道也适中,舒适感中夹带着困倦感让她再次精神恍惚了起来。

眼皮越来越沉。三日月拧开了花洒让她闭上眼,仿佛就以这句话为信号,她的意识随着从头顶浇灌下来的温水流向了梦境……

如同在母亲怀里一般。很舒服。唇上有柔软的触感。好想就这么睡死过去。有温软湿润的东西在口腔里搅动。啊要融化了。透不过气。被缠住了。

呼吸道的不畅最终迫使她再次睁开眼。

“醒了?”

“啊……”

“还要继续洗吗,还是就此上床睡觉?”

忽然意识到两个全身坦诚的人在深夜的浴室里做了什么,迟钝的大脑恢复清醒的同时热度从脖子冲上了头顶。

“我……我醒了……三日月先生请先回房。”

像是为了驱赶窘迫她迅速站了起来,然而因为贫血眼前一片黑,身体止不住摇晃的时候三日月及时扶住了她。

“你这样我实在不放心。”他伸手摸了摸她的头,“这样如何?你洗你的,我在这里等着,有什么情况我可以立刻应对。”

她站稳了脚跟,终于还是点了点头,“但是果然还是有点不好意思啊……”

当着男人的面洗澡什么的。

“这点请务必把浴帘拉上。之前虽然说了不会对你出手,但时间久了恐怕我也会改变主意。”


或许是因为比较清醒,接下来总算是平安无事。在三日月的帮助下终于吹干了头发,躺平在床上已经是到家一个小时后的事情了。

明明也就两天一夜,错觉已经很久没躺在这张床上。

“明天需要我叫你起床吗?”

他舒缓的声音从头顶传过来。

“不用……申请了明天的休假。”

“不错呢,终于可以好好睡一觉了。”

“嗯。”

她点了点头,往同居人的怀里再蹭进去了一点,男人的体温让她感到前所未有的安心感。

“呐三日月先生。”

“什么?”

“晚安吻。”

额头上被轻轻啄了一下。

“睡吧。既然明天休假,就有想和你做的事情呢。”

她闭上眼,坠入梦乡前最后想着要不换个轻松点的工作吧。


“晚安,你不在的时候我很寂寞。”


13 Mar 2015
 
评论
 
热度(25)
© 时常遗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