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记起来就好了。
 
 

[刀剣乱舞][无CP]出爷爷记

2月11日,晴。

“今天就由你来带队,一期一振君。”

“遵命。和率领弟弟们是差不多的事情。”

“嗯,不错。”审神者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目前来说最难的一个地图,虽说你之前还没去过,但以你的实力一定没有问题的。”

“不会辜负您的期望。”

“很好很好。”审神者拍拍手,翻身上马,“那么出发吧。”


对从未去过而且据说对手都很强的战场,一期一振的心里到底是有些好奇的。然而审神者一路都戴着一个叫耳机的东西基本听不到别人说什么,即便问到了也只会得到“你去了就知道”的答复。他只得环顾一起出阵的几位同伴,突然意识到他们或多或少都来过这个战场。

问的第一个是烛台切光忠。

“要问地图的话,之前太郎不是给你画过一张吗?”

“不是这样的,找路倒不是很困难,”一期一振笑着,“姑且不论我和石切丸先生,您和另外几位都八九十级了,一定是在这个战场厮杀了无数回吧?”

“嗯,没错,”烛台切看了看跑在前方的审神者,“具体数字我也不是记得很清楚了,不过之前这里我也来过不下两百回呢。”

“两百回?!!”

“按照主人的说法是给我们练级,毕竟到了我这个级别也只能在这儿得到经验了。但是她也说过,这么做是为了得到藏在战场深处的三日月宗近。”

审神者对三日月的执念由来已久,虽说入队时间不长,但一期一振总能在本丸看到审神者在研究各种锻刀方子、连吃饭都在5665all550之类的念念有词。但是话说回来……

“可是出发前主公并没有对我说要找谁啊。”

“哈哈,嘴里不说,会让你过了博多湾直接来这阿津贺志山就表示她还在执著着三日月。毕竟当初那个人可是每次出击前都会对领队说‘请带三日月宗近回来’呢。”

“哈啊……”这执念也太深?!

看着目瞪口呆的一期一振,烛台切光忠安慰他说,“不过你也不用太有压力,带错路也好找不到也罢,大不了当练级,该有的总会有的,这可是主人原话。”

“……但我果然还是再努力些吧。”他向烛台切点了点头,眼神甩到审神者那里,又想起了什么,“还有个在意的事情……”

“什么?”烛台切笑眯眯地再次转向了他。

“主公在听什么呀一路没见拿下来过。”

“啊呀那个,”被问到的人表情有些意味深长,“虽然我是没听过,不过听说是不能让你家的弟弟们知道的那类。”


带路对于一期一振来说绝对不是非常困难的事情。在来回走过两遍地图后他已经彻底清楚了路线,并立在了最后的战场前。他打起十二分精神,“一期一振,参上!”

确实是很强,但果然对于现在的自己来说也已经不是会缠斗很久的对手,一刀下去干净利落。后方的审神者看着他们似乎又不在看他们。

两百多次,开头再怎么兴奋,到这个时候想必也百无聊赖了吧。

他暗自思忖着,坐骑却停了下来,蹄前是个见过很多次的装剑的盒子。连忙一声招呼随后大家都围了过去,大俱利伽罗嘀咕了一句“该不会又是卡卡卡吧”被烛台切光忠一眼横了回去,而审神者还在从远处慢腾腾地策马走着。

不管怎样还是先打开来看看吧。

他俯下身,轻轻启开了盒子。一阵樱花雨,出现的人影目中有新月,神情柔和。

“三日月宗近。锻冶中……”

还没等对方说完和泉守他们就欢呼了起来。他回头,却看到五步开外的审神者怔怔地望着这边。

“呐主公,是三日月先生哦——”

直到听到了一期一振的呼喊,审神者才终于有了动作。她一把扯下耳机飞身下马,直接冲进了三日月怀里,肩膀抽动着嘤嘤嘤了起来。

“啊哈哈……”

三日月宗近似乎还不能完全理解眼前这些人的这般举动,只能依旧一脸温和地轻拍审神者的背。

“终于啊,主人的执念。”烛台摸了摸眼罩,“江雪满级的时候我以为那个人不会再来这阿津贺志山,没有放弃这里真是太好了呢。”

“嘛嘛主公……”一期一振伸出手却立刻被对方回身抱了个满怀。

“嘤嘤嘤171谢谢你真是我的天使我爱死你了呜呜呜呜呜……”


待众人(刀)终于把三日月宗近和又哭又笑的审神者带回本丸已经是几个时辰过后的事情了。当晚本丸就开起了宴会,随后审神者放了大家几天的假。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NG

他俯下身,轻轻启开了盒子。一阵樱花雨,出现的人影一身雪白还挂着金链子。

……这位鹤丸老爷,本丸里已经住着三位了啊……

还没等鹤丸自我介绍,只见后方的审神者一个箭步冲上去揪住鹤丸领子大喊,“说是不是你又埋了炸药把爷爷炸飞了然后跑来准备吓人的?!!”


21 Feb 2015
 
评论
 
热度(1)
© 时常遗忘 | Powered by LOFTER